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正本清源

寻找 备份 传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于永正:是师非师,是课非课  

2014-12-11 11:30:06|  分类: 教育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于永正:是师非师,是课非课
      总体而言,我们的老师太像老师——背着手,绷着脸,不苟言笑,开口则“应当如何如何”,闭口则“不准这样那样”。老师总以长者、教者自居,总是“隔着讲桌和学生讲话”(苏霍姆林斯基语)。无形中,师生间总有一层隔阂。

 我们的学生太像学生——循规蹈矩,整齐划一,真是“站有站相”、“坐有坐相”。20世纪80年代,有一外国同行到南京参观了几所小学,说:“你们的学校很像军事院校!”这话虽然不是讽刺,但也不是肯定——至少不是全部肯定。

 我们上课太像上课——学生正襟危坐,专心听讲;老师表情肃然,大讲特讲……

 什么原因使然?是相沿成习?

 是的。千百年来,中国人一直信奉“天地君亲师”这句话,把师生关系定格为“长辈”与“晚辈”的关系。至今,有些老师还喜欢称学生为“孩子”就是一个证明。其实,师生之间是“同学”关系,是朋友关系,是平等的。低年级的学生我称其为“小朋友”,言外之意,我就是他们的大朋友。中高年级的学生我则称呼为“同学”——我们是一起学习的。一口一个“孩子”地叫,学生能觉得亲切?别人会认为我们爱学生?关系错位的本身,就会让学生产生距离感。

 既然师生关系是平等的,我们就不妨放下架子,不以长者自居,不居高临下俯视学生,而应该蹲下来看学生,在教学中实现“平等对话”。

 还有,我们要理解学生。第一,好动、好问、好说是儿童的天性;第二,学生千差万别,参差不齐。坚信,只有差别,没有差生!要尊重差异。

 有了以上认识,才会有好的心态,才会放松心情,遇到不顺心的事,才能赢得“整理心情”的时间。

 我对自己“约法三章”:

 ——不倒背手。手背在后面,在教室里来回走动,就有了长者的架子;有了架子,学生就不大好接近,或者不愿接近。

 ——主动和学生打招呼,无论在校内还是在校外。不要等学生向我们敬礼了,才搭理他们。我更不漠视学生的敬礼,总是还以微笑,还以点头,还以“你好”。

 ——课间尽可能和学生一起玩,或者看他们玩,或者与学生交谈。

 ——和学生一起演课本剧,演歇后语故事;和学生一起分角色朗读课文。

 ——尽量到学生家里走走,不一定有事。客气归客气,学生或家长端来茶水或水果招待,一定品一品,尝一尝,并夸夸茶和水果的味道。这样做,会收到意想不到的融洽感、亲切感。学生和家长不仅把我当作老师,而且会当作朋友。

 ——经常讲故事和笑话。故事和笑话,会化解矛盾,消除隔膜。好多不愉快的事(包括疲劳),会“一笑了之”。

 ——幽默。幽默的确是老师的“第一位助手”。

 ——努力让微笑成为自己的名片。

 ——做值日。我当班主任时,开学的第一天,我就宣布:我是班级的一员,每周一,我和那天值日的同学一起为班级服务。于是,周一我会来得早一点,和值日生一起整理教室;放晚学后,会和值日生一起扫除,关门窗。

 ——一旦做错了事,公开承认错误,不文过饰非,不推诿责任。

 ——定期征求学生的意见和建议。当面不好说,便采用书面形式。每学期至少给我写一次信。信中可以提意见,提建议。我宣布:老师不怕批评,说错了也不生气。既然师生间是平等的、民主的,那就得有个民主的样子,有民主的行动。

 总之,我要求自己走下讲坛,走到学生中间去,和学生打成一片,与学生平等相处。

 说到上课,我们真的要改变“先生讲,学生听”的局面,努力践行昭示着尊重、平等、民主的“对话教学”理念。在这方面,外国的同行做得确实比我们好。下面的例子我牢记不忘,它不知胜过多少大道理!

 一位美国生物老师在生物课上讲“蚯蚓”。讲着讲着,一位小学生站了起来——

 生:请问老师,蚯蚓什么味道?

 师:抱歉,我没有尝过。

 生:我可以尝尝吗?

 师:当然可以!

 生:我尝过了,您加分吗?

 师:当然加分!

 这位学生果真去“品尝”了蚯蚓,然后向老师和同学讲蚯蚓的味道!而且,据说这位学生后来成了一名生物学家。(这位老师培养了好几位生物学家)

 如果我的学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,我会怎样回答?

 再者说,我的学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吗?

 一位日本老师这样教“千克”:

 他发给每个小朋友一个塑料袋,到操场的沙坑里装一千克沙子。——你觉得一千克多重,就装多少。然后他逐一过秤。可想而知,没有人能装得准的。这时,老师把一千克的沙袋拿给学生看,并让他们一一掂量,尔后重新到沙坑里装。这次学生们“估量”得八九不离十了,有的居然装得正好!老师一堂课,就是忙着“过秤”,一边称着,一边夸赞着,或者惋惜着。

我女儿是教小学英语的。她从澳大利亚考察回来后,讲了这样一个课例。

 上课了,一位年轻的女老师,着一身黑色的“海盗服”,一只眼睛戴着黑眼罩,手里拿着一把刀——纸做的,张牙舞爪地走进教室,大讲海盗的故事——那天,她执教的是《海盗的故事》这篇课文。

 这哪里是老师,简直是一名“江洋大盗”!但她讲得绘声绘色,学生听得如痴如醉,并不时发出笑声。

 别说女老师,我们男同胞敢这样做吗?

 ◎2006年秋,在江苏兴化执教“歇后语编故事”,课上,我和学生一起演“老母鸡给黄鼠狼拜年——自投罗网”

 我在徐州市中山外国语实验小学听一位外籍教师上课,这是一位年过六旬的来自美国的女教师。

 那天正值西方的圣诞节。她一进门,便向小朋友打招呼,祝圣诞节快乐,边说边从提包里取出巧克力分发给每一位小朋友,听课的老师也有一份。师生边吃边对话,气氛十分融洽。有的小朋友说话声音小,她从不说“请大声讲”,而是走到学生跟前,蹲下身子,侧耳倾听。她时而大笑,高兴得像个孩子;时而双眉紧蹙,双手一摊,说声:“是吗?”或者:“不!”她真的不像老师,而像李吉林老师说的“是一位长大了的儿童”。

 这样的课例不胜枚举。

 且不说这些课折射出来的理性光辉是什么,单就这些老师的率真、纯真,以及近乎孩子般的天真,就让我感动,让我深思,并从中窥见了自己的不足与问题。

 英国一位同行的故事,更发人深省。

 这位英国老师调任一个差班的班主任,这些孩子都很调皮,爱捣蛋。老师第一堂课就跟他们玩,玩得天昏地暗。下课了,老师对他们说:“孩子们,你们要是把学习成绩搞上去,我就去吻校外牧场里的一头猪。”这些调皮的孩子问:“老师,这是真的吗?”老师说:“而且我要吻的是一头你们认为最大的母猪。”孩子们都希望老师去吻一头猪。从那天起,他们的课堂纪律变好了,学习积极性变高了。即使有贪玩的,别的孩子也会提醒:“难道你不希望看到老师去吻那头肥猪吗?”半年后,孩子们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进步。圣诞节的前夜,孩子们对老师说:“老师,你可以去吻那头猪了吗?”老师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于是,老师带着这群孩子穿过公路,来到牧场。孩子们在猪圈里找到了一只特大特肥的猪。老师走近那头肥猪,轻轻地吻了它。孩子们在猪圈外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这个异域故事,在一些老师听来可能觉得荒唐可笑,可能还不以为然——作为一名教师去亲吻一头猪,成何体统!我们一些老师之所以不能一下子接受它,除了风俗民情中外有别之外,可能更多的还是由于我们执着固守的教育理念。因为我们自有一套教师观。自古以来,教师的地位虽然不高,却特别讲究尊严;收入不丰,却特别崇尚斯文。教师的举手投足总带着“人师”的味儿,半点也苟且不得。庄重圣严,凛然可畏,仿佛就是教师永恒的标准形象。久而久之,我们似乎就有了一个放不下的“架子”。大概也正因如此,教师就端居圣坛之上,学生就匍匐在讲台之下。于是乎,我们的教育就没有了民主、平等,失去了亲近、自由,缺少了和谐、欢愉。

 这些故事,如涓涓清泉流过我的心灵。我的心静了,净了。

 于是,我对自己说:

 少些理性,多些情趣吧!

 少些严肃,多些活泼吧!

 少些包办,多些自主吧!

 少些限制,多些引导吧!

 放下架子,走下讲坛,把自己置于和学生平等的地位吧! 

 这样想了,于是我在发生变化,我的课也在发生着变化。

      (以上选自《做一个学生喜欢的老师——我的为师之道》,于永正著,教育科学出版社2014年2月出版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